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当代名人 >>  评娄正纲艺术—提升精神的瞬间的感悟

评娄正纲艺术—提升精神的瞬间的感悟

2017/6/4 12:11:59  点击次数:

      娄正纲是一位女性水墨艺术家,似乎从性别的方面来看,就像从她的名字“正纲”字面来看一样,跟她的艺术好像没有什么关系。我曾经试图问过娄正纲本人,性别是否会影响艺术家在水墨上的创造,她笑而不答,因此,我们还无法从这个角度来对问题进行思索。水墨画的问题容易形成中国本民族文化认同。若干年前,我曾写过一篇论文来论证水墨画和中国民族复兴之间的关系,其中涉及水墨作品提示的问题。很多年过去,当重读这篇文章的时候,我觉得这个问题变得需要重新反省。水墨画到底是否可以作为民族意识觉醒和民族文化发展的凭借?娄正纲最新的水墨实践却主要不是与本民族文化认同发生关系,使我们现在要对这个问题加以怀疑。怀疑的理由是:我们是否应该把一个民族的复兴当作是对其已有的观念和方法的继承,还是把民族复兴看成是一个通过与今天世界上所能达到的最高境界之间的竞争而取得的领先优势?如果我们在领先文明的意义上来看待各个文化在自我发展过程中的自信和创造力,也许我们可以把一味地满足和固定于自己已有的文化的因素的做法看成是一种逃避、守旧和复古的象征,因为这虽然似乎总能够获得本民族的共鸣,甚至是获取世界上某种似是而非的所谓民族化理论、文化多样性理论的共识,但是,这种做法本身其实并不能真正实现民族复兴的初衷,反而会被一些在人类文明的最前沿被甩开和遗弃的失败者和失意者、由于愤怒而疯狂寻求报复和权力的投机者利用,他们没有能力和办法在世界范围内取得引领的地位,就退缩到本文化、本民族的范畴之内,用一种狭隘的排外道德的绑架,对一切为了人类文明和世界前途的思考和努力加以攻击。而娄正纲的作品提供了一个典型案例:作品是水墨,但并不以偏安而拒绝文明,而是用创造取向光明。

  

       所以我们讨论娄正纲的艺术的时候就要从自我发展过程中的自信和创造力的角度,来看待她的作品的贡献。到底应该怎样对待自己的传统文化中间的因素是一回事,如何利用这样的因素,当然又是另外一回事。

       首先是在水墨画范围中间有哪些因素是娄正纲有所贡献之处?水墨的问题有些是得之于材料,有些得之于结构,有些得之于偶然效果,但这些方面都不是娄正纲艺术的特长,因为她能做到的事情,同时代许多艺术家也同样能做得到,而且在全中国、全世界的范围内,近几十年来,已经有成千上万的艺术家做到了。他们之间的不同,是有些艺术家善于把他们的作品表达出来,而有些艺术家只是在他们的工作室里或者在他们的练习中集成了一堆堆的自我保存和自我欣赏的材料。在很大程度上,评价一个现代水墨画家已经不是在看其是否能创作什么样的艺术作品,而在看他/她将其创造的艺术作品进行传播,使之成为一个公共资源的能力。这种转换的公共资源也是时代的特殊现象,有的水墨画家甚至可以做到这样的程度:将其艺术变成一种生意、一种操作、一种公司股票和资产代码,与金融资本以及房地产相结合,形成一种社会财富的运作媒介、可以承载变现功能的变相的“金融产品”,这个过程中间,以通过做局、炒作、编造故事来使得那个作品在社会上流通并获得认同、关注。因此,我们甚至可以把这个艺术家的作品看成并不是他的作品,而是他的整个运作行为,这个运作行为把一个社会在一个特殊的爆发阶段所形成的活力、创造性、急切的欲望和发财的梦想显现得淋漓尽致。当理论界和艺术界看到这样的现象已经变得通行、开始令人担忧时,大家对于水墨艺术能够达到的能力和一个艺术家在其中能够做出的贡献就更加地关注,甚至对其有一种希望和寄托。这时就出来了娄正纲,我们希望这个艺术家能在自己的作品中有所贡献,使得水墨艺术——超出传统或现代的局限,能够显现出对于艺术本身的拓展和贡献。寄托就是,我们对这个艺术家的评价,无论是从一个刚刚发达的民族所需要的对自我根源的肯定的角度,还是从一个走入世界竞争的新的力量要用自己的文化在世界范围之内进行比较来显现自己的活力和专长的角度,就显得至关重要。评价娄正纲的作品正是要从这样的角度出发。



[1] [2]  Next page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下一条新闻:【文坛新秀】娄文明 《四季如歌》组诗

上一条新闻:中共中央国务院重大国策 全面复兴传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