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家谱变迁 >> 家谱变迁一

楼氏春秋


解说:
大禹,这位远古华夏的治水英雄,他用智慧和力量凿破蛮荒,开创了华夏文明的基业,他是中国历史上首个王朝的第一位天子。他躺在几十世纪人们的记忆中,伴随后世走过了漫长的四千年。
今天,当人们趟过四千年的历史长河,依旧能听到他谱写的“鸿蒙玄天曲”,而这首悠远浑厚的曲调,也开启了一个家族数十世纪荡气回肠的沧桑变迁,他们的生命里烙刻着治水英雄的印迹,他们的血脉中流淌着华夏先祖的传奇,他们是大禹的嫡系后人,他们有着不同的名字、却分享着同一姓氏——“楼”,这个姓氏中所蕴含的历史文化和中国精神,堪称华夏之最。

中国姓氏之最:楼氏传奇(上)
————沧桑楼起

在人类文明史上,姓氏是一种独特的文化现象,它承载着一个民族的历史,记录着一个宗族的变迁。在姓氏的历史中,有无数的故事在流转着。
楼姓,就是一个典型的中华姓氏。
在过去几千年的传承演变中,楼姓宗族的历史,伴随着中华文明走过沧海桑田。
这里是浙江省绍兴市东南郊的会稽山山麓,大禹就葬在这里。史书记载大禹姓“姒”,怎么会和“楼”姓联系在一起呢?答案将在大禹后人身上慢慢解开。
大禹十四世孙夏桀荒淫无道,为商所灭,其子仲和、仲礼避祸于会稽山,改 “姒”姓为“娄”姓,才免于劫难。而后,商又为周所灭,周武王欲追封先帝后裔,寻得大禹第三十六世孙娄云衢,娄云衢随即被分封为杞国国君,封号为东楼公,其主要职责之一就是祭祀大禹。所谓“无木不成楼,犹无水不成源也”,娄云衢受封之时,周武王就将娄云衢的“娄”改为“楼”姓。大禹的后裔,从姒姓,到娄姓,再到楼姓,历经几百年光阴,又回到祖先当年治水的地方。
这里是杞县一条普通的街道,楼公庙街。这个古老的路名,正是三千年前受封的东楼公在杞国执政的印记。在楼氏后人的心目中,大禹虽是他们最初的祖先,但东楼公却是更切近历史的家族复兴之祖。
除了祖先大禹、楼氏先祖东楼公,浙江的楼氏家族还普遍认同另外一个先祖,他就是楼重玉。
楼重玉,名讫,字重玉,东楼公的四十二世孙、大禹的七十七世孙,是中国东汉时期著名的教育家,他饱读诗书,通晓古今,曾在会稽郡创办义塾,广收门徒。汉章帝仰慕楼重玉的学识,招他进京,而楼重玉并没有令皇上失望,他面见章帝之日便献上一道《惠平策》,章帝大称心意,赞不绝口,立即将他擢为谏议大夫。
之后的几次觐见,楼重玉谈及治国之道,多有旷世之见,章帝大感相见恨晚,加封他为太尉领尚书事,加太师,封南昌侯。
楼重玉在南昌郡逝世后,皇帝派人将其御葬于乌伤香山之原,乌伤就是现在义乌,从此楼重玉后人就定居在义乌。
江南鱼米之乡的自然资源,使得楼氏家族日渐庞大,从义乌到东阳、从浦江、诸暨,到嵊州、萧山、富阳,楼氏家族分布在大半个浙江,并辐射全国,甚至海外。从此,浙江各地的楼氏宗谱,将重玉公尊奉为第一世。楼氏家族终于在富饶的江南深扎下根脉,续写家族辉煌。
这是楼氏宗祠,在浙江楼氏后人聚居的村落、乡镇几乎都可以看到,这些饱含着江南风情的祠堂建筑,就是楼氏后人宗族活动、供奉先人的场所。
这里就是位于诸暨市次坞镇的红马坞楼氏宗祠,“咸正堂”,是一座清代建筑。整座祠堂是楼氏宗祠典型的规制,坐北朝南,中间门档上放置“楼氏宗祠”的匾额,祠堂内雕梁画栋,中间后檐设戏台,每到祭祀庆典,或过年过节,楼氏后人就会在祠堂内举行祭祖仪式,随后还会在戏台上唱戏。
这个寺庙是义乌圣寿寺,寺里供奉着观音菩萨,还有楼氏先祖。石碑的碑文叙述着一位高僧的生平,他就是惠约禅师。
惠约法师,俗名楼惠约。南朝天子梁武帝崇尚佛学,对惠约法师十分仰慕,邀请他到京都寝宫讲授佛理,并尊其为国师,成为梁武帝宗教和灵魂层面的精神导师。
从一个普通的乡间少年,到皇帝的佛学导师,惠约法师的慧根就深深根植于楼氏家族的血脉中。如今楼氏后人对这位智慧化身的景仰和爱戴,除了因为他是楼姓人里佛学成就最高的一位僧人以外,还有更加坚固的血缘上的亲近感,与之同宗同族的荣耀感。

在许多楼氏宗祠中除了供奉先祖牌位,还往往供奉有家谱,这些珍贵的家谱记载了同一村落楼氏的历史,也为楼氏后人的谱系、辈分进行编排。
这些书页斑驳、甚至有些残损的书册是宁海三门楼氏家谱,它们是迄今发现的最早的楼氏家谱,于明朝洪武年间修订,历经几百年沧桑,字迹依然清晰可辨,它见证了楼氏后人在三门地区历经几代的传承。
这位老人名叫楼森,主持修编《义乌黉东楼氏宗谱》,除此之外,他还带领楼氏宗亲的老先生们,共同发起编撰了《义乌楼氏源流》。
楼森还有一个愿望,那就是重新修缮重玉公墓。
这里是南朝后期当地的何姓居民修建的寺院,坐落在香山重玉公墓的对面,这座寺院自它建成之日起,就给楼姓人带来了无尽的伤痛。终于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双方矛盾引发了群体性事件。为了平息矛盾,当地政府把重玉公墓和香山寺一起炸毁,顷刻间,历经两千多年的重玉公墓,消失在火药的尘埃中。
如今,历史恩怨已经淡去,楼重玉墓却依然斑驳零落,浸透着岁月的沧桑。许多楼氏宗亲,也逐步迈入古稀耄耄,对于先祖的墓地更是有着特殊的情感,重建楼重玉墓的愿望在这些楼姓老人心中愈发浓烈。
(众多老人看望祖墓的眼神、情绪特写。)

无论是宗祠、家谱,还是先祖楼重玉的陵墓,这些古老的家族情结缠绕着每一个楼氏后人的心,是什么力量让这种家族情结经历数十世纪而依旧缠绵浓烈?原因或许很多,但最重要的肯定是楼氏人精心经营而日益蓬勃的精神家园,只有精神才有这种经久不衰的力量。
宋朝,是一个经历了大唐盛世而略显优柔的朝代,但朝代的优柔并不能阻止楼氏发出铿锵的呐喊,这呐喊是那个时代强有力的声调,楼氏家族也开始积淀出属于他的时代气质。
宋朝时期的江浙,文化极盛,才子佳人遍地可寻。楼郁就出生在这里,他饱读诗书、满腹经纶,却隐居在家乡奉化,钟情于教育,醉心于渔樵耕读的田园生活,在此期间,他完成了《唐书解说》。
然而,一封王安石的亲笔书信让他告别这种隐居生活,来到明州城内,投身于轰轰烈烈的庆历兴学运动。当时人称四明为“小邹鲁”,而楼郁就是当时著名的“庆历五先生”中最突出的一位,他的学生丰稷、舒亶、汪锷、俞充、罗适等人为乡里首选,后来相继中举入仕。由于他个人的影响力,使得楼氏成为四明等地的著名家族。
这里是宁波著名的月湖,临湖而建的这些古朴建筑就是楼郁曾讲学的地方,如今这里依然是一所学校,依然传承着楼氏先人的教学风尚。

楼异,楼郁的孙子。
这座位于宁波集士港镇的丰惠庙,就是为纪念楼异而建,楼异的塑像在丰惠庙内已经享祭八百余年。庙内依然藏有当年皇帝宋徽宗御赐给楼异的石碑,碑文就是宋徽宗标准的瘦金体题写。
在这里,楼异被尊位楼太师,集士港镇的乡人们,无论是楼姓后人还是外姓人都对楼异“千秋俎豆”,意思是千秋万代对都供奉着他。
在月湖东岸有一个在遗址上建成的博物馆,这里曾是北宋时期的高丽使馆,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外交使馆,而当年创建高丽使馆的人,就是楼异,毫无疑问他创造了外交史上的中国之最,为两国之交的历史上,书写浓墨重彩的千秋一笔。
时任明州太守的楼异,除了创建高丽使馆,他还积极主持造船,提升海防能力,帮助宋王朝顺利取得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最大的水战,史称黄天荡战役,这是金军自伐辽侵宋以来的第一次大溃败,金军大规模蹂躏江南的战事从此结束。
楼异雷厉风行的为官之风,正是继承了楼郁执着恪守的秉性,也正是通过楼郁、楼异祖孙二人的声望,使得楼氏家族一跃成为北宋明州楼、丰、史、郑四大家族之首。

楼钥,楼异的孙子,在他的身上集合着楼郁、楼异的众多特征,是南宋文章、学术彪炳后世的大儒。
在经历过楼郁、楼异几代人的积累之后,到楼钥时,楼氏精神家园的风光更是旖旎多彩。
公元1191年,楼郁在月湖南岸建“东楼”,开创藏书事业,经过几十年的收集整理,楼钥的东楼藏书已逾万卷。此外他本人也潜心著书,其中著名的有《北行日录》《攻媿集》120卷。至此,楼家几代人的经营,使得这个家族的威望在明州已经无人能及。
这里是楼钥墓的遗址,经历战乱,文革,以及时光的洗礼,当年望族的墓地经历岁月沧桑,墓碑石雕零落不堪,令人唏嘘。
即使如此,历史也无法抹去楼家几代人在这月湖畔所耕耘过的历史,如今,这里依然有朗朗的书声,依然有人谈起楼家的那些往事烟云。

从大禹到东楼公,再到楼重玉,从中原到会稽山,从会稽山到杞国,从杞国到浙江……千百年的迁徙演变,几百代人的苦心经营,楼氏家族依旧香火日盛,血脉中依然流淌着智慧、勇气、执着、恬淡的精神气质,这种独特的气质将继续书写家族的辉煌。




解说:
经历了远古的蛮荒,遭受过天灾之祸,饱受过战乱之苦,楼氏这颗参天大树依旧根系发达、枝繁叶茂,她的后代承袭着独特的家族气质,沿着历史车轮的印迹生根发芽、茁壮成长,把精神风貌传遍神州大地。
行走在历史车轮的最近处,他们或悲伤,或喜悦,有传奇故事,也有平淡家常,但楼氏终究用才华涂抹最灿烂的色彩,用激情谱写最动人的乐章,用气质走出最统一的步调。楼氏是中华姓氏文化中最具代表性的奇葩,这座“楼”好似蓬莱阁,迷幻、传奇,诉说各项中国之最的精华……

中国姓氏之最:楼氏传奇(下)
————凤阁龙楼

解说:
据统计,中华楼姓人口大约有26万多人,这个大禹的后代,从大禹治水的蛮荒年代开始,几经迁徙,千百年来楼姓后人伴随着战争、天灾,一路辗转,最终在浙江定居繁衍。“凤阁凤飞,龙楼龙腾”,浙江也必将成为中华楼氏最主要的龙腾之地。
这里是浙江的楼塔镇,是楼氏人口最集聚的地区之一。
楼塔镇有着比较有趣的节日传统,每年都有两个重要的节日,一个是传统的春节,还有一个就是半年节,日子为农历六月十四。
这些陈列的古老乐器有个统称,叫做细十番,细十番以弦乐为主,由板胡、二胡、琵琶、十番鼓、木鱼等十几种乐器组成。每逢半年节,楼塔镇都会演奏这种古老的音乐,一边演奏乐曲,一边沿街走过。
演出曲目《望庄台》
这首“望庄台”曲牌展示的是大禹治水成功后,呈现出的河山壮丽,国泰民安的和谐环境,表达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热爱和憧憬,把人们带到了与世无争、和谐美满的世外桃源之中。
细十番这种古老的音乐,能够在楼塔传承至今,与一个楼塔的先辈密不可分,是他把细十番从宫廷带到了民间。

字幕:明朝初年

他就是楼英,楼塔始祖楼晋的十五代孙,跨元、明两朝的大医学家,楼塔人将楼英称为“神仙太公”,他几乎就是楼塔镇的精神传奇。
有一年,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身染重病,宫中太医束手无策。很快,一份诏书递到楼英面前,让他赴南京为皇帝医病。楼英精湛的医术让朱元璋龙颜大悦,许诺楼英太医官职,一生荣华富贵。然而,楼英在南京停留数日后就辞官回到了楼塔。
这期间,他将从京城学到的宫廷音乐“细十番”带回楼塔,“细十番”就这样散播在楼塔民间,流传到了今天。然而楼英辞官回乡的真正原因,是因为一本未完成的著作。
楼英闭门著书,几乎考订了能收集到的所有古代医籍,直至公元1395年,楼英65岁时,终于完成恢弘巨著《医学纲目》,全书120多万字,是中国第一部大型综合性医书,堪称中国医书之最。
明初一部楼英的医纲,明末一部李时珍的药纲,而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中大量出现“引自楼英《医学纲目》”的注脚。这两部巨著辉映整个明朝,树立起中华医学史的丰碑。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楼氏先人中的杰出人物,用智慧和勤劳酿造精神源泉,每一个楼氏后人,都汲取过这甘甜的养分。中国著名雕塑家楼家本便是其中之一。
这里是著名的黄鹤楼,一幅精美的浮雕作品就被安放在这里。“大禹治水”。这幅浮雕的作者就是楼家本,这个与楼氏后人息息相关的题材,滋润出了楼家本艺术上的硕果。
楼氏祖先精神源泉不断,楼氏人生命顽强不息,无论是战乱,还是天灾,这颗楼氏大树依旧指向苍穹、朝向阳光。

(转场)

字幕:19世纪,清朝末年。
解说:
在楼氏家族定居楼塔之后,楼氏子孙过着安静的农耕生活,仿佛是一个世外桃源。然而,清朝末年的战乱,席卷了这个宁静的小镇。
字幕:
1840年,中英鸦片战争
1842年,清政府被迫签订《南京条约》。
1851年,太平军一路北上。
1860年,火烧圆明园。

解说:
19世纪,清朝内忧外患,楼塔地处江南,是太平军与清朝的战场。善良的楼塔人被卷入这场战争中。
战争给楼氏家族带来灾难,也使得这个善良的家族变得更加坚韧团结。在之后所经历的战争中,楼氏后人涌现出许多可歌可泣的英勇战士。

(转场)
字幕:1937年,日本侵华战争爆发。

为了抗日救国,在浙东被日寇侵占的诸暨、义乌、东阳边区,活跃着许多抗日组织,这其中,有不少就是楼氏家族成员。
楼化蓬,就是从这里走出去的新中国事业的开拓者,他早期参加中国共产党,曾任晋西北行署党组成员、秘书处长、专署专员,晋绥军区政治部宣传部部长,
革命期间,楼化篷跟随着革命游击,转战南北,抗战胜利后,他在积极地参加地方政权建设、推进土地改革、发展生产力等方面,做出了卓著的成绩。
解放后,楼化篷成为新中国林业教育事业的组织者、领导者和开拓者之一,新中国成立后任林业部教育司司长、顾问。
(转场)
在楼塔镇,一个名叫楼维青的村民,因为拒绝给日军做挑夫,痛骂日寇,而倒在了鬼子的刺刀下。
这是楼塔镇中祠堂,在祠堂的中厅上安放着一块匾额,这块匾额是国民党上将张治中为楼维青书写的,表彰他光照后人的民族气节。
因为历史卷入战争,他们虽然经历劫难,但是始终凝聚在一起。因为战争,他们更加坚定地固守着家园,这或许就是一个家族最原始的性格。
如同那件气势恢宏的雕塑,这个曾经历辉煌、也遭受磨难的家族,他们的传奇,就像雕塑家楼家本手中的刻刀一样,每一笔都深深嵌入时光中,也写入了《中华楼氏通鉴》。
作为《中华楼氏通鉴》的主编,楼子芳与楼胆群、楼毅生、楼森等众多楼氏前辈,遍访楼氏村落,搜集楼氏家谱,寻找楼氏家族传承的精神财富,使其汇集成一部关于楼氏家族的史学著作,为楼氏后人留下一把开启祖先智慧之门的钥匙。

这里是嵊州的石璜镇楼家村,从这的古宅老台门中,我们依稀可辨古代生活在这里的百姓的农耕生活情景。这一个个宅院的大门和精美的石雕刻筑,都历经明清时期而保存至今,门台上刻楼氏家训,与儒家传统的完美结合,承递的是诗书门第、儒学传家的朴素理想,是一种渔樵耕读的出世情结。
在宁波天一阁,收藏有一幅描绘古代农耕生活的《耕织图》,它是中国最早的农耕科普画册,《耕织图》的作者是宋代楼异的第二个儿子楼璹。
《耕织图》画面精致、内容细节考究、清晰,传播农桑的耕织技术,其价值不亚于当时的《齐民要术》。图绘以尽其状、诗赋以尽其情,又胜于早于《天工开物》。从绘画史的角度去考察,《耕织图》是中国连环画史的重要一页,楼璹是连环画图术的创始人之一。
文人学士大都崇尚晴耕雨读的生活方式,这种田园生活的情结一直以来就深深根植在楼氏家族的生命中,以至于今天学术界的楼氏后人,也有一种独特的气质。

楼庆西 清华大学建筑系教授
楼宇烈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
楼子芳 浙江大学历史系教授、中华楼氏文化研究会会长
楼 森 中华楼氏文化研究会副会长
楼毅生 浙江大学历史系教授

解说:
这是坐落在义乌近郊的一个楼姓村庄善坑岭,是龙祈古道的遗址,曾经是东阳——杭州的重要交通枢纽,乃古道上的咽喉之地,当年这条古道堪称江南小丝绸之路,如今却渐渐冷清。
这些古老的商路,也见证着楼氏家族开拓创新的精神,他们的后人依然在今天各自的领域不断开拓进取。

文化界

楼文龙   世界名人传记中心永久名誉总裁
楼世芳   前申花俱乐部总经理
楼家本   中央美院教授
楼文龙   世界名人传记中心永久名誉总裁
楼世芳   申花俱乐部总经理(2001年-2004年)

政界

楼继伟   中投集团董事长
楼志豪   中央统战部副部长
楼文龙   北京银监局局长
楼小东   浙江省国土资源厅厅长
楼胆群   浙江省宣传部

士、农、工、商。客观地说,今天楼氏后人在商业上的成就,是最大的,而这也是楼氏家族坚忍不拔、乐善好施等综合性格所成就的。
宁波有句老话说:“勿吃楼茂记香干,生活做煞唔相干。”意思是最苦最累的活要做,但楼茂记香干必须要吃,否则就失去生活的意义。这里说的就是百年老品牌“楼茂记”,足见“楼茂记”在宁波乃至整个江浙沪地区深得人心、声誉卓越,在那个没有广告没有媒体的年代,靠的是就是口口相传,传递的是信誉,传诵的是楼氏精神。
和楼茂记一样,今天商界的楼氏后人依然用自己的执着信念,传承着楼氏家族的商界风范。

商界

楼忠福   广厦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局主席
楼永良   中天集团总裁
楼 群   广润置业董事长
楼为华   北京万通地产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
楼海飞   浙江海讯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在漫漫历史长河中,楼氏家族迁徙、繁衍,从荒蛮走到文明。
他们曾经经历辉煌,邂逅苦痛,编织出那些依然萦绕在萧山云端的楼塔往事。
他们日复一日,寂静欢喜,这些朴实的田间汉子,还有镌刻在石碑上的名字。
他们一起书写了中华楼氏的历史。
无论他们走到哪里,身上始终烙印着楼姓的标签,骨子里流淌着楼氏家族特有的气质,而他们的根,也始终和楼氏家族紧紧牵连在一起,继续这中国姓氏之最的传奇和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