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bar Menu

苦修德艺路 义架中外桥——记东西方艺术家协会主席娄德平

时间:  2018-04-08 21:08:17 编辑:   louyihua 栏目: 文艺书画

 
     “德成书艺足传世,平实人生尤可钦。”这幅藏头埋尾联是台湾美术家协会主席、著名画家易苏民先生亲笔题赠娄德平先生的,道出了一些海外艺术家对娄德平先生的人品德行及书法造诣的高度期许和评价。娄先生何以能名噪海外,并获如此殊评的呢?世上无“无本之木,无源之水”,倘若你有缘接触到娄先生那些独具匠心的作品,并听到他那些仗义助人的故事,你就不会觉得奇怪了。

       娄先生是自学成才的书画家,他的艺术求索之路充满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坎坷与艰想象的坎坷与艰辛。童年时,原本书香门第的家不幸因战乱而离散,而后,他过了十几年的漂泊不定的生活。其间,在二哥的指教下,他开始临帖习字,因为家贫,买不起纸墨,往往是以树枝为笔,在泥沙地上练字。青年时,为了生计,他提前中断学业,去黑龙江鸡西当了一名煤矿工人,在千尺矿井下,从事最为危险最为繁重的的采掘工作。尽管生活如此艰辛,娄先生却始终没有放弃对文化知识及艺术的渴求。在井下干活歇息时,他经常借着微弱的矿灯光看书,或构思文章诗句。回到家中,他还要临碑帖、练大字、习画。为了练好臂力腕力,以期达到铁划银钩,下笔如神的地步,他就像影片《少林寺》中苦练功夫的武僧们那样,每天去很远的地方,以双臂作扁担往家里提水。功夫不负苦心人,几经寒来暑往,娄先生从一名“井下知识分子”成长为一位工会宣传干部、省市知名的年轻诗人、书法家。
 
        娄先生没有满足,为了追求艺术的更高境界,他变卖了本就微薄的家产,带着随他学习书法的长女娄正纲南下入关,访师求教。历尽千辛万苦,先后在浙江、江苏、上海、山东、北京等地拜访了林散之、费新我、武中奇、萧娴、吴作人、董寿平、李苦禅、黄苗子、王雪涛等书画大家。名师们的指点,令父女俩眼界大开,书法造诣更上一层楼。又经十余年的磨练,父女俩终成大器,蜚声海内外。在艺术水平日见精进的同时,娄先生的始终没有忘记修身养德。他认为书画清高,首重人品,人品不立,书品不存。娄先生的墨宝其价不菲,求索者甚众,但娄先生不像某些书家那样只讲金钱和功利,不讲感情与原则。他有几不写:自恃权势熏天者,不写;自恃财大气粗者,不写;自恃貌美情多者,不写。
 
       有位热衷于权势的企业家拿着数万元现金找到娄先生,要娄先生为他写几十幅字,以供给有关方面的人物送礼之用,娄先生当即予以拒绝。还有一位自忖年轻貌美,在男人面前一向吃得开的女士,几次缠着娄先生讨墨宝,结果只讨了个没趣回去。对于那些真心诚意的好朋友,或者是即便素不相识的知音,娄先生却常常是不吝相赠。有一回,添得堂的经理找到娄先生,说有位小学教师特别喜爱娄先生挂在他店里的标价3000元的一幅墨宝,前后共去过7次,都因为囊中羞涩而作罢。这位教师并不甘心,要他向娄先生说情,看能不能优惠一点。娄先生爽快地表示:“知音难得,白送他好了。”
 
      为公益事业而创作,娄先生一贯是尽心尽力,不计报酬,不敷衍推搪。一次,娄先生应邀到河南汝南搞专题创作,本来按照约定每幅作品给付不低于3000元的润笔费,但娄先生看到汝南当地贫困的状况,顿生恻忍之心,每幅作品只象征性地收了1000元,还主动给当地学校的部分优秀教师和学生义务题写了许多字。娄先生的作品奉献出去多少幅,他自己早已记不清了。为希望工程义卖,有他;为幸福工程义卖,有他;为“98”长江洪水等赈灾义卖,有他;为奥运会冠军义务题赠书画,也有他。他还参加过台湾慈善公德会等海外慈善机构的捐赠义卖活动。
 
      1995年,娄先生出任中国诗酒文化协会副会长,又开始为中国酒文化的研究及中国传统酒的开发尽心尽力。成都一家企业开发出了“药王”孙思邈遗方的“屠苏仙酒”,特意邀请娄先生帮忙策划包装,并为该酒题字。娄先生欣然命笔,为酒厂题写了匾额,酒名及陆游吟咏屠苏酒的诗。厂家据此设计了产品外包装,效果很好。厂家为表感谢,付钱给娄先生,他却分文未要。娄先生不爱钱,也不缺钱,但对自己却相当苛刻。创作时,他一向惜墨如金,不仅做到砚无残墨,连用空的墨汁瓶也要洗涮得干干净净的。生活更不讲究,平时自己动手洗衣做饭,若是忙起来,买块烙饼就能对付一顿,连咸菜都不用,手机呼机一概没有。可是帮起亲戚朋友、艺坛新人,或是投入艺术展览,娄先生却格外大方。三百五百的接济不算,上千论万的欠条,他手头就有一大堆,有的主儿长得什么样,他都忘了。有一位乡下的穷朋友要借一笔钱做生意,娄先生明知这朋友根本没有偿还能力,也不是做生意的料,但还是借了。娄先生说:“因为他是干正事,干正事的人我就支持,如果不干正事,我是一个钱也不会借的。”有一次,娄先生在街头地摊上发现一个小伙子摆卖的木雕很有艺术个性,经过交谈,他把这位摊主——来自贵州的木雕作者带回家里,招待了一顿,买下了小伙子一大堆木雕。娄先生还曾为一些台商朋友到大陆投资牵线搭桥,积极帮助他们推销产品,组织货源。有两位台商朋友受到了不该有的困扰,他听说后,出面去找当地有关部门仗义执言,进行交涉。朋友出于感激几次塞钱给他,他都坚决不要。娄先生朋友多,收到的礼物自然多,对这些礼物,他往往持随缘来随缘走的态度,一转手又分送给了朋友,谁若推辞,他就说:“你收下,我高兴,如果可能,我愿意送全世界每个人一件礼物。”娄先生乐善好施,热心公益事业的美德深深影响了家人,他的长女国际著名青年书画家娄正纲是我国第一位向国内捐款的留学生,曾三次向宋庆龄基金会捐款。1993年,她将自己22幅作品的版权捐赠给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1998年,她捐资1000万元设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正纲艺术教育发展基金”,并创办了“正纲艺术实验学校”。娄先生还曾和女儿商议捐资设立孤儿院,但因方方面面的繁杂原因一时作罢,最终从国内孤儿院领养了一双孤儿。
 
 
        娄先生始终不甘于做象牙塔里的艺术家,也不甘于做部落里的慈善家。多年来,他一直把目光投向海外,投向了世界,因而有了义架东西方文化艺术交流桥梁的举动。1997年1月,娄先生在纽约发起成立了旨在弘扬中华民族艺术,促进世界艺术交流的艺术团体——东西方艺术家协会。来自中国、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马里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近200位著名艺术家参与了这次盛会,中国驻纽约州总领事顾品锷亲临致贺,纽约州州长及市长也均特派华人代表到会表示祝贺,该协会在宣告成立的同时,便一气推出了“中外名家作品展”、“美国摄像家艺术作品展”、“海地风俗油画展”、“非洲马里木雕展”等9个展览,引起了新华社、《世界日报》、《星岛日报》、《侨报》、北美卫视等媒体的极大关注,竟相报道,在国际艺术界、特别是美国艺术界产生了较大反响。协会成立后,身为主席的娄先生频繁奔波于海峡两岸及世界各国,为东西方艺术家们的艺术交流架桥铺路。在他和协会同仁的努力下,东西方艺术家协会成立十年来,已在澳大利亚、阿根延、法国等地分别成立了分会。在海外,先后在美国、法国、澳大利亚、日本、阿根廷、日本、韩国、越南等地举办了“中外名家作品展”、“美国摄像家作品展”、“海地风俗油画展” 、“非洲马里木雕展” 、“中国陶瓷作品展”、“中国黄山摄影作品展”、“二十一世纪汉城·中国书画艺术展”等40余次大型艺术展览,使一大批国内艺术家走出国门,走向世界,走进世界艺术殿堂。在国内,东西方艺术家协会单独或联合其他艺术机构,先后举办“东西方艺术家作品展”、“世界华人艺术家书画精品大展”、“当代华人书画名家作品展”、“中国民间艺术节”、“中国共产党人书画大展”、“声援北京申奥艺术家联谊会”、“庆祝申奥健儿为国争光联谊会” 、“中国首届黄河、黄土高原·柳林孟门年俗文化节”、“第一、二届国际剪纸艺术节”等20余次大型书画展览和艺术交流活动。单独或联合其他艺术机构出版了《中国龙典》、《二十一世纪汉城·中国书画艺术展作品集》、《当代华人书画名家名作大典》等10余部大型书画典籍。为千百名艺术家及艺术新人提供了一展才华的机会。
 
        娄先生献身艺术交流的精神和助人为乐的义举赢得了海内外艺术家,社会名流耆宿的广泛赞誉和敬重。乌兰夫、宋任穷、张爱萍、李德生、费孝通、程思远、杨静仁、雷洁琼赵南起等先后多次接见过他,国际文化经济贸易促进会、国际诗书画协会等团体分别邀请他担任常务理事、理事,台湾美术家协会特聘他为荣誉顾问。在应邀赴台做艺术交流时,世界著名慈善家、佛教大师证严法师闻讯约见了娄先生,对他和家人的善行义举表示感佩。国民党元老陈立夫先生也约见了他,对他在艺术上不断探索的精神和为两岸文化艺术交流所作的努力表示赞赏,并当场提笔书联“勤俭持家久,忠孝教子昌”相赠。娄先生曾说过这样一句话:“全世界的人民不会都成为艺术家,但都应该是欣赏家。美的艺术对人们陶冶情操、追求生活、创造美好有潜移默化的作用。为此我将竭尽全力,充当一辈子桥梁和使者。”他不仅仅是这样说,而且还一直在身体力行。
 
                                                                                                              (东西方艺术家协会     2006-11-16  )

阅读 0

四格广告

最新文稿